幸运飞艇pk10

首頁 | 收藏本站 | 繁體網站   
點擊搜索
 
日期 時間

困境與自救:疫情之下的四個復工樣本

日期:2020-02-22  來源:互聯網    點擊:

     專家呼吁,要銜接好防疫和復工,盡早恢復物流、人員流動和生產活動。 抗擊疫情的斗爭仍在繼續,經濟活動的恢復在有序推進。但受制于人員不齊、產業鏈不順暢,一些企業的生產尚未恢復到疫情前的狀態。

     近期,浙江省多個地方政府采取“包飛機、包高鐵、包車”等硬核方法,幫助企業接回外地員工。“浙江地方政府硬核做法背后是,這些地區近年來面臨著招工難、用工荒的問題,這些做法可以說是當地政府的‘自救’。”浙江大學民營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史晉川說。 在浙江其他地區陸續復工的熱潮中,作為湖北以外疫情最嚴重的區域之一,溫州的復工時間一再推遲。“和浙江這些硬核復工的地方政府一樣,近些年來溫州打工的人員數量在不斷下滑,溫州開工時間一再的延遲會加劇勞動力的流出,未來務工人員可能會更加緊缺。”不少溫州當地的制造業企業主擔憂。 除了人員,產業鏈不順暢是當前企業復工的另一大難題。 “每個產業都是由一個環環相扣企業群體組成的長鏈條,只要鏈條中一個環節的企業群體停止運行,整個產業鏈就無法有序運轉。”何路(化名)是某大型石化集團一部門的負責人,他所在的石化行業都是長年連續生產,但受疫情影響,下游大多數企業仍處于停工狀態,這導致了大量石化產品全面爆倉,石化企業被迫降低生產負荷。 汽車企業同樣面臨著產業鏈未能全面復工的困境。“上游零部件供應商不復工的話,我們就沒法全面復工。只能向緊缺的零部件供應商提供防疫物資,幫助它們復工,從而恢復我們的部分生產線。”國內某大型車企正在醞釀自己投產防疫物資的生產線,給自家企業和更多的供應商解決防疫物資短缺的問題。

      對此,專家呼吁,要銜接好防疫和復工,盡早恢復物流、人員流動和生產活動。  

      浙江天能動力能源有限公司在政府幫助下,用大巴接回返鄉員工。

     樣本1: 包車包飛機:硬核復工背后政企合力留住勞動力

     近期,浙江省多個地方政府率先采取包飛機、包高鐵、包車等方  ,幫助企業復工招工。

    2月9日,杭州包高鐵專列開到貴州、四川,供務工者免費乘坐;2月16日,嘉興市嘉善縣包下專機從四川接回154名工人,務工人員免費乘坐。同一天,湖州市政府出臺文件:設立不少于1億元的企業復工復產補助獎勵資金,專項用于企業復工復產;對企業新招員工,給予1000元/人的一次性生活補助;由企業統一組織市外員工包車返回的,包車費用由政府全額補貼等。

     浙江天能動力能源有限公司(下稱“天能”)位于湖州市長興縣,以制造電動車環保動力電池為主業。公司有1800多外地員工,多來自云南、貴州、河南、四川、安徽等勞動力大省。按照公司的放假安排,1月30日(農歷正月初六)公司全員返崗。“疫情突然發生,很多地方封村封路,很多云貴川的員工回不來,肯定無法全員返崗了。”天能總經理助理許月剛說,公司作為勞動力密集型的制造業企業,員工能否全員返崗尤為重要。

     2月9日,天能向長興縣政府提出車接員工的申請,長興縣交通運輸局主動對接企業,2月11日成功辦理浙江省首張政府指定性員工返崗包車通行證。

    “在政府幫我們派遣專車時,公司防疫指揮中心也主動和云南省德宏州防疫指揮中心取得聯系。對方一個副組長在聽到我們的請求后,第一時間幫助我們開通省市縣外來車輛專線綠燈,將我們的大巴車調度到員工指定上車地點。”當地政府的幫助讓許月剛尤為感動。

    員工強烈返工的意愿也讓許月剛感慨萬千。“我們有員工在云南深山里,當地封路封村,他們完全可以以交通堵塞為由不返工,但員工硬是徒步60里山路走到縣城大巴車的停靠地點,到達時已是夜里。”

     2月14日、15日,載著300多位員工的大巴到達天能的工廠。“我們第二批8輛車也陸續要出發,接回云南、貴州兩地的員工。”許月剛說,在接回外地員工前,長興縣還給企業調配了大量的醫療物資,幫助企業做好開工后的防疫。“我們公司自己也做了防疫工作的準備,目前公司90%的生產線已經動起來了。”

    浙江當地學者、浙江大學民營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史晉川對當地政府幫助企業硬核復工的做法并不意外。“政企合力留住勞動力,當地政府的做法值得提倡。浙江地方政府硬核做法背后是,近年來這些地區面臨著招工難、用工荒的問題,這些做法也可以說是當地政府的‘自救’。”

     史晉川指出,2008年之后,浙江多個傳統制造業地區招工難問題凸顯。“2008年,新出臺的勞動法加大對工人權益的保護。與此同時,金融危機爆發,江浙地區制造業轉型升級緩慢的弊端就暴露出來了,很多企業盈利不佳,工人的薪資水平自然無法得到大幅度提高。”史晉川說,在內外部因素的雙重驅動下,浙江多個傳統制造業地區的勞動力開始出現明顯的外流

     在史晉川看來,政府包飛機、包高鐵、派專車去接農民工,可以在短期內緩解企業的用工壓力。“但要想從根本上解決用工問題,要深化配套的社會改革,讓農民工也享受到當地經濟發展的同等好處和權益。”

     樣本2: 用工荒遇到疫情 溫州企業擔憂招工難加劇

     在浙江其他地區陸續復工的熱潮中,作為湖北以外疫情最嚴重的區域之一,疫情形勢的嚴峻使得溫州企業復工一再推遲。

    “原來政府說開工不能早于正月十五,后來一再延遲,目前的要求是大部分企業開工日期不得早于2月18日。”德首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下簡稱“德首控股”)董事長虞文輝表示。

      2月11日,最新公布的浙江全省的企業復工電力指數是25.97,分地區看,最低的溫州是12.25,只有正常水平的1/10。也就是說,目前溫州企業復工復產情況還處于維持社會生活最基本需求的狀態。

     虞文輝的企業位于溫州下轄的樂清市,疫情之下,公司業績受影響明顯。“我們公司專業生產冷熱水用PP-R管材管件、排水用PVC-U管材管件等建筑水電產品。往年春節后,建筑項目開始施工,作為建筑行業用品的供應商,春節前后是我們公司銷售的旺季。但受疫情影響,建筑行業基本暫緩開工,我們也受拖累。”虞文輝說。

     但虞文輝更擔心的是公司員工的流失。“溫州屬于疫情重災區,開工時間一再拖延。考慮到安全狀況以及開工日期,可能會促使部分選擇留在老家或者到疫情不太嚴重的地區就業。”虞文輝說,目前公司有員工120人,來自湖北、貴州、四川、安徽等勞動力輸出大省。

      在虞文輝看來,溫州地區疫情結束后,或將面臨嚴峻的招工壓力。 “一方面,溫州有33萬來自湖北的人員,預計今年上半年這33萬人全部到崗的難度非常大,尤其是制造業企業的生產線在上半年會面臨很大的壓力。

    另一方面,和浙江一些硬核做法的地區一樣,近年來來溫州打工的人員數量在不斷下滑,此次疫情會加劇勞動力的流出,未來務工人員可能會更加緊缺。”虞文輝說。 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溫州“招工難”、“用工荒”等問題在每年年后不時見諸報端。據溫州晚報2018年3月的報道,溫州市人力社保局選取了市內各行業200家企業樣本(其中大型企業21家,中型企業56家,小微123家)和200名勞動者就企業用工情況、工資待遇水平、勞動者年齡結構等9大項38小項進行問卷調查、實地走訪。調查顯示,樣本企業中均存在不同程度的“招工難”問題,其中,我市勞動密集型企業一線普工最為緊缺,普工缺口占缺工總數的58.4%,同比增長3.13%。

      樣本3: 石化企業復工困境:產業全鏈條難以全部啟動 

      除了受制于人員,產業鏈不順暢也是多個企業復工面臨的另一大問題。

     2月14日,海天石化集團的生產線開始復工。海天石化集團成立于2000年,為國家級高新技術企業,主營石化、能源、新材料等業務,公司生產的產品聚丙烯是塑料制品的主要原料。

     “我們的原料供應商一再給我們打電話,要求我們一定要恢復生產,否則他們的機器被憋停后,后果不堪設想。”海天石化集團總經理謝飛說,再三催促他的供應商是某大型石化集團,該公司生產的石油是聚丙烯產品的主要原料。

     為何石化集團再三催促下游企業開工?

      “石化行業特點是連續生產不能停,除了三年一小修、四年一大修,全廠的機器才會停下來。除此之外,一年365天、每天24小時連續生產。一旦突然停下生產,會給公司帶來巨大的損失。”上述大型石化集團一部門負責人何路說,在往年春節期間,公司生產的聚丙烯原料放置在前沿倉庫,待下游企業春節后開工時,再向下游企業供貨。“按照往年,庫存容量足夠。但受疫情影響,今年下游企業一再延遲開工,庫存無法運送給下游企業,同時生產線還在不斷出貨,現在已經爆倉了,而且這些液體石化產品不能隨意堆放。”

     作為下游企業的海天石化集團2月1日停工。謝飛說,“公司生產出來的聚丙烯產品是固體,需要用國外運送來的集裝箱裝置。疫情形勢嚴重后,很多交通線停了,集裝箱無法從港口順利送到工廠。我們生產的產品無法順利運送給下游客戶,產品積壓嚴重,只能停工。”

     受下游企業未開工的影響,海天石化集團產品積壓嚴重。

      2月14日開工的海天石化集團還面臨著此前停工時的問題。“雖然交通情況在改善中,但省內、省際間的公路鐵路運輸并未完全恢復,加上賓館、飯店開業的很少,司機也不愿意跑長途運輸,產品積壓狀態仍高企。”謝飛說。

     海天石化集團的產品庫存高企背后,更重要的因素是下游企業的復工率不高。 據了解,聚丙烯作為原料,可運用于生產纖維制品、制造管材、汽車、零件、輸送管道、水管、飯盒、食品包裝等,涉及汽車、建筑、家電等行業。“生產這些產品的企業多是勞動密集型企業,受交通管制的影響,這些企業的返工率并不高。加上在今年春節期間汽車銷售、建筑開工、家電銷售受沖擊較大,這些企業的產品沒有賣出去,大量積壓。因此,這些下游企業現在的開工意愿并不強,自然無法消耗我們的產品。”謝飛說。 在何路看來,和所有產業一樣,石化產業鏈條環環相扣,只要其中一個鏈條受影響,整個產業鏈就無法有序運轉。“但產業鏈條最上端的石化企業必須連續生產,而位于下游的不少企業現在處于停工狀態,這就導致了各種問題。” 國內石化行業平臺龍樸聚烯董事長張文龍呼吁:“目前聚乙烯聚丙烯產品石化庫存要將近半年時間才有可能消化完,需要整個行業上下游協同,使得產業鏈走出困境。”

     本4: 車企自救:向產業鏈下游提供防疫物資助復工

      和石化企業一樣,汽車企業的復工也受制于產業鏈的不順暢。

      韓聲(化名)所在的汽車企業復工時間一再推遲——從最初的2月7日到2月10日,最終在2月14日,公司部分生產線終于復工。

     韓聲是國內某知名車企的中層管理人員,在他看來,目前車企復工困難重重。“雖然各個車企做了很多的復工準備,但是總有眾多的制約因素導致復工條件不具備。其中,汽車供應鏈難以全部恢復、防疫物資短缺的問題突出,導致很多車企無法及時復工。”

     汽車供應鏈難以全部恢復的困境是,汽車行業的產業鏈條是所有行業中最長的產業。“比如我們公司生產的乘用車有300多家汽車零件供應商,而公司現在只有部分零部件有庫存。如果整個供應鏈沒有全面恢復產能的話,車企即使復工,也不可能推進所有的生產線。同時,即使300多家供應商的產能都恢復了,如果物流體系不暢,車企的生產線也不可能全部恢復。”韓聲說,汽車行業的長鏈條決定了行業受疫情影響最大,復工最難。

     復工后還必須做好疫情的防控,這就需要大量的防疫物資。“我們公司通過去海外采購、請求各個分公司所在地的地方政府調配等多個方式,來解決復工需要的口罩、防護服等醫療物資。”韓聲說,目前公司籌措的醫療物資基本上只能解決公司自身的需求。

     “與此同時,我們還必須幫助供應商開工,但無法幫助所有的供應商企業解決防疫物資短缺問題,因此只能向緊缺的零部件供應商提供防疫物資,幫助它們復工,從而使得我們的部分生產線得以恢復。”韓聲說,為了自救,目前公司正在醞釀投入防疫物資生產線,來給自身和更多的供應商解決防疫物資短缺的問題。

     實際上,近期上汽通用五菱、比亞迪、廣汽等多家車企宣布跨界生產口罩。一方面,是為了支援抗疫,另一方面,也是在為該企業員工的正常復工做準備。

     據韓聲介紹,2月14日,公司北京生產基地在復工后生產的  第一臺汽車已經下線。此外,目前合肥、河北、南京等基地的生產線正陸續恢復中,公司有三分之一的生產線開始復工。

     但他同時表示,短期內其所在的車企不可能全面的復產。“生產線需要的零部件配置短期內不會全部到位,工人也不可能立刻全員返崗。同時,疫情帶來的不確定性,銷售端存在諸多不確定性。”

     實際上,整個汽車行業開工率并不樂觀。據中汽協的統計,截至2月13日,全國300余個汽車產業生產基地中的183個,其中59個已經恢復了生產,復工率僅為32.2%。而經銷商方面此前有也公告稱,60家經銷商集團旗下的3997家4S店,綜合復工率僅有8.4%。

      專家:銜接好防疫和復工 要恢復物流和人員流動

     除了企業的自救,政府如何幫助企業復工,破解當前企業復工的困境?

     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研究員徐奇淵認為,當前交通運輸、物流渠道仍面臨阻滯,要盡早恢復物流。“目前市場供求矛盾突出、過剩與短缺同時并存。在此背景下,政策不宜做總量刺激,應以‘疏通’供求關系為主。而打通供求的關鍵一環,即是物流暢通。”

      當前疫情發展尚在發展,有的地區還無法確定具體復工時間,如何在有效防疫和恢復生產之間取得平衡?對此,徐奇淵建議,要恢復人員流動和生產活動。“可以給出一定的技術標準,根據當地新增病例數、人口流動數量、企業防疫情況等,給出明確的、可量化的復工條件,給企業恢復生產提供參考預期。在疫情尚未完全解除的情況下,地方政府還應明確復產后的防護措施。在疫情未完全解除的情況下,政府應指導企業對員工進行必要的防護,并為企業提供防護用品充足市場供給。”

 打印  評論(0)  關閉

國內行業動態

國際行業動態

省內行業動態

臺灣行業動態

版權所有:福建省機械工業聯合會 Copyright©2001-2019 Email:FMLGJ@163.com
地址:福州市鼓樓區鼓西路建榮公寓A2座1-201  郵編:350001 傳真:(86)591-87552772
電話:(86)591-87606537 87539698      管理登錄   
Processed in 240450.64 s, 1 queries, Powered by